基层医生年入23万? 执业药师呢?

基层医生年入23万? 执业药师呢?


▍来源:南方网、药店经理人

▍编辑:一滴水


基层医生年入23万?执业药师呢?


“乡村医生都是有编制的大学毕业生,技术水平高,年均收入达23.5万元;区、镇、村三级人才可双向流动,区医镇用、镇医村用……”


据南方网报道,这就是广东基层医改的“花都模式”,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段宇飞表示,诞生于广东深圳的“罗湖模式”是城市医改的主要方向,而花都则是基层医改的模范样本。


随着国家对分级诊疗政策的逐步推进,基层医生较过去而言,不论是职业地位,还是工资待遇,都有了一定幅度的提高。


基层医生受到国家重视 ,可喜可贺,“花都模式”或许会成为医改进程中一个小小的“缩影”!


可是药店的药师呢?又有多少人关心过执业药师的苦与乐呢?


发展多年的执业药师,不论是工资待遇,还是生存环境,似乎都还没有走上“正轨”,可是,这支“编外军队”依旧在药店一线发挥着用药指导作用,尽管整体来看还不尽人意。


这与很多药学专业毕业生当初对未来的职业憧憬,似乎偏差太远。


工资构成老板定


因为目前尚无正式的“药师法”出台,所以,现实情况中,药师的工资,由销售业绩和老板说了算。

 

(来源:雇主点评网站职友集2017年12月数据))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执业药师月平均工资为5190元,平均年薪为6.23万元。执业中药师平均工资5290元,其中质量负责人收入最高,月平均工资为6890元。这个数据主要针对的是执业西药师,而坊间流传紧俏的执业中药师年薪也不过是高过执业西药师两三千元而己。


这个数据如果与“花都模式”的基层医师收入相比,相差数倍,而行业地位上,就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行业地位相差大


一般情况下,基层医师在当地普遍还是很受尊重的,就拿“花都模式”中的基层医生来说,据南方网报道,广州市花都区正逐步用正规医学院校毕业生代替传统老乡医,统一招聘大学毕业生纳入所在镇卫生院事业编制管理,充实到乡村医生队伍。


小布村卫生站医师江文校就是其中一员。毕业于福建中医药大学的他在2016年考入花山镇卫生院编制后,2017年来到小布村卫生站工作。每个月他都会去镇卫生院参加培训,有时候还可以去区级医院和市级医院学习。


如今,小布村的叔公阿姨们都已经熟悉了年轻阳光的“小江医生”,而江文校也对他们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成为村民的“健康守门人”。


而执业药师呢?目前大连锁的培训部和生产厂家做终端教育搞的培训活动,核心主题还是围绕“销售”开展,如何提升门店的销售业绩是给执业药师做培训的核心目的,结果上究竟如何,也是销售业绩说了算。


而药店一线虽然也不乏经验丰富的老药师,年轻好学、想要提高自身专业水平的青年药师。但是,当行业整体的专业性发挥不够时,在患者眼中,药师和店员并没有明显区别;在老板眼中,以销售业绩为导向,有没有执业药师价值似乎也差别不大,进一步说到行业公开的秘密----“挂证”这个问题时,不少药师也向我们表达出为难。


考执业药师证书,是因为从业需要,而“挂证”似乎也是被迫无奈!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人愿意“挂证”,这个行业急需相关法律的出台,认可其价值,提高其待遇,同样,也提高其从业门槛,才能不断向良性发展。


(来源:网络)


当执业药师在药店价值不被认可、专业知识没有机会发挥,待遇上更没有动力去促使其发挥主观能动性时,专业的药学知识的发挥,就不可能走向规范。


而这,也是很多药师转行的原因所在。提高药师待遇和行业价值,可以说已经迫在眉睫。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