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名医讲健康 | 让我们共同来关注风湿病(一)

身边名医讲健康 | 让我们共同来关注风湿病(一)


人物简介


江涛,女,副主任医师,1992年学院毕业分配到晋中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工作。在上海仁济医院风湿免疫中心进修学习1年。擅长于类风湿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原发干燥综合征皮肌炎、白塞氏病、强直性脊柱炎、成人still's、血管炎痛风等风湿免疫疾患诊治。

多年来,工作在临床一线,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山西省医师协会风湿病学医师分会常务委员、山西省女医师协会风湿病学医师分会常务委员。2010年当选山西省“新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333人才工程”市级人选。晋中市医学会第一届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4年当选晋中市学科带头人。2015年入选山西省卫计委临床高端领军人才和骨干精英人才。

在《中华全科医师杂志》、《中国临床实用医学》、《中国药物与临床》、《山西医药杂志》国家级、省级杂志上发表文章数篇。


当您有以下症状时,请别再用“经验”给自己做判断啦!江涛主任给您罗列以下11种症状。如果出现了以下情况,请您一定要就诊风湿科!

1、我得了月子病?

王丽,29岁,生完孩子后,全家人对产妇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是孩子刚满月,王丽就病了,腰痛背痛、双手指关节痛、双足跟痛,连抱孩子都困难。王丽说,“婆婆和妈妈都说我受凉得了月子病了”,于是衣服越穿越多,一点风也不敢见,病情却不见好转。真的是月子病吗?风湿科的诊断是,王丽得了“未分化脊柱关节病”。


2、她有“妇科病”?

李娟,34岁,多年腰困不适,弯腰做家务活动站起来时,腰背不能迅速伸直,期间有过多次低热,乏力、怕冷,月经来前腰背疼痛加重,经过妇科多次妇科就诊,未发现明显妇科疾病。李娟怎么了?经过风湿科的诊断,她的病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


3、他是“椎间盘突出”?

赵亮,30岁,开车后突然腰痛、臀区痛,不能活动,不能自行下车,被别人抬下车,就诊骨科,检查有椎间盘突出,考虑“椎间盘突出”,卧床休息、制动,腰背痛加重,夜间翻身活动困难,晨起不能自行起床。请风湿科会诊,赵亮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


4、我是“滑膜炎”吗?

张晓晨是个19岁的阳光男孩,一次感冒后突然出现左膝关节肿胀,疼痛,活动受限,就诊骨科,考虑滑膜炎,给予抽取关节积液,局部注射药物治疗,症状一度好转,1周后,右膝关节肿胀、疼痛。晓晨就诊风湿科,向大夫提出疑问:“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治疗不见好”? 风湿科的大夫诊断为“未分化脊柱关节病”,对症治疗,关节积液自行吸收好转。


5、她不是“过敏性皮炎”!

 宋英子,38岁,和丈夫在南方旅游回到家中后,颜面部、双上肢皮肤出现红色皮疹、瘙痒,就诊皮肤科,考虑光过敏性皮炎,给予口服药物、皮肤局部用药,症状一度好转,后症状又发生,反反复复不能治愈。就诊风湿科,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后症状消失。


6、这不是“冻疮”!

岳美丽,40岁,天气转冷后出现双手指变青紫色,双手指指端皮肤破溃,长期不愈合,逐渐双颜面部、双耳垂亦出现皮疹,以冻疮治疗无效,风湿科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后皮疹、皮肤溃疡治愈。


7、孩子是“肾炎”吗?

乔莎莎,13岁的小女孩,出现发热、口腔溃疡、双手指皮肤破溃,双下肢水肿,就诊医院,化验尿常规,尿蛋白+++,爸爸妈妈觉得孩子得了肾炎,经风湿科会诊,进一步检查,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后好转。


8、我是“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吗?

王素燕,50岁,双下肢皮肤反复出现皮下出血点,或紫色斑块样皮疹,化验血小板、白细胞下降,皮肤、血液科就诊效果不佳,就诊风湿科,诊断为“干燥综合征”,对症治疗后症状好转,皮疹消失。


9、我是“消化不良”吗?

张芳,女,50岁,半年来食欲不振,进食减少,体重明显下降,全身乏力,偶有全身关节疼痛不适,就诊消化科未见有明显消化系统病变,后风湿科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对症治疗后食欲、精神状况好转。


10、我得了“腮腺炎”?

郝倩,48岁,反复双侧腮腺肿大,持续半年左右,郝倩以为自己得了“腮腺炎”,每次自行输用“青霉素”治疗,病情不能很好控制。后经风湿科就诊,诊断为“干燥综合征”治疗后,腮腺肿大症状未在发生。



11、这不是“龋齿”!

高平平,45岁,牙齿在10余年中,逐渐变黑、一块、一块脱落,并有口干不适,吃馒头、米饭不能自行下咽,需喝水送食,口腔科不能控制患者牙齿病变,建议风湿科就诊,诊断为“干燥综合症”,治疗后口干症状好转。


上述疾病,让我们关注到一个医院的科室——风湿科。请您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晋中卫生计生公众号,继续了解如何治疗风湿病



相关资讯